重庆啤酒(600132.CN)

增收不增利,发展迅猛的重庆啤酒会是昙花一现吗?

时间:21-08-31 19:05    来源:格隆汇

说起啤酒,国人脑海的中的榜单前列可能是百威、华润、青岛,而重庆啤酒(600132)更多时候偏安西南一隅,像个安静的小透明,名声甚至还不如北方豪迈的燕京啤酒响。

但重庆啤酒是属于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选手,在二级市场上也曾留下过轰轰烈烈的故事。2011年,跨界做了十几年的疫苗业务失败了,重庆啤酒股价连跌9个一字板。有位股民为此留下了A股著名的“关灯吃面”梗,每每读起,都令人潸然泪下。还有一位更厉害的股民,在所有人都看空的时候,重仓5亿元大胆抄底,快进快出一战封神。这位股民就是徐翔。

自此之后,重庆啤酒的股价如一潭死水般平静,再没起过任何波澜。直至去年3月份,股价一路陡峭上涨,截至今日,涨幅已超240%。同时段,青岛啤酒涨逾15%, 华润啤酒涨幅仅达2%, 燕京啤酒跌9%, 百威亚太更是跌逾12%。

传奇之后归于平淡,近年内股价又一飞冲天。重庆啤酒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改头换面?


01注入洋基因,发展多品牌
成立于1958年的重庆啤酒,原本只是一家地域性的啤酒公司,旗下有“重庆”和“山城”两大本地品牌。2013年,在重庆啤酒疫苗业务失败饱受困境之时,外资啤酒公司嘉士伯收购了其60%的股份,并承诺在4-7年内将自身与其存在竞争的啤酒业务注入上市公司,以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嘉士伯成为了重庆啤酒的大股东,重庆啤酒也获得了嘉士伯旗下的多个品牌如嘉士伯、乐堡、凯旋1664、乌苏、风花雪月、天目湖等在国内的生产销售权。注入洋基因的重庆啤酒因此在品牌矩阵上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尤其是在高端品牌方面。

过去,国内啤酒市场中低端竞争激烈。在多年激烈竞争与并购后,各大啤酒厂商的竞争格局已经相对稳定。据中国酒业协会数据,2020年,国内啤酒市场被五大集团瓜分。华润啤酒、青岛啤酒、燕京啤酒、百威英博以及嘉士伯在中国的啤酒市场的占有率已经高达92%。加之消费升级,提价发展高端啤酒品牌、提升企业利润已经成为了行业内的共识,尤其是在国内高端啤酒的市场份额多年来被国外啤酒厂商占据的市场环境下。

青岛啤酒在去年相继推出百年之旅、琥珀拉格、奥古特、鸿运当头、经典1903等高端产品;华润啤酒也在2019年推出马尔斯绿、黑狮白啤等高端产品,加上此前已有的勇闯天涯SuperX、雪花脸谱、喜力等高端品牌,华润在布局高端方面也是不遗余力,其CEO兼执行董事侯孝海甚至放言称要“决战高端”。

嘉士伯的注资不仅让重庆啤酒在品牌高端化上有了与友商们竞争的筹码,也让重庆啤酒借助嘉士伯旗下不同品牌的地域优势,拓展了自身的地域范围,而不仅仅局限于川渝地区。例如,乌苏帮助重庆啤酒拓宽了新疆市场,大理与风花雪月帮助其拓展了云南市场,天目湖帮助其拓展了江苏市场。


02布局高端,增收不增利
“本土品牌+国际品牌”的战略也的的确确让重庆啤酒尝到了甜头。2020年底,嘉士伯正式完成对重庆啤酒的资产重组,也正是这一年,重庆啤酒的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同比增速更是达到了205%。往年,公司的营收主要在30-35亿元。归母净利润上,2020年公司实现21.31元,同比大增157%。

具体到细分业务上,高端产品实现营收32.63亿元,主流产品实现营收59.12亿元,经济产品实现营收14.50亿元;三类产品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9.86%,54.1%和13.27%。其中,高端产品实现了较大的增长,增速达到了26.28%。

高端产品中,又以乌苏大单品的走红引人注目,目前因成为重庆啤酒高端品类的增长引擎。通过烧烤等夜场渠道以及抖音等互联网传播,以及自身上劲快的口感,乌苏也开始摆脱新疆地域性的限制,在全国流行开来。

与本土品牌49.1%的毛利率相比,国际品牌57.08%的毛利率为重庆啤酒带来了更多的营收空间。但推广国际高端产品也让重庆啤酒在两费上花费了较多的成本。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为23.04亿元,同比增长368.16%; 管理费用为6.84亿元,同比增长322.29%。销售费用中,广告与市场费用又以10.32亿元占据了大头。

这种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仍然在继续。今年上半年,重庆啤酒实现营收71.39亿元。其中,扛起增长大旗的依然是高端啤酒,实现收入24.42亿元,同比增长62.29%。但公司归母净利润却仅有6.22亿元,归母净利润率仅为8.72%。虽然307%的营收同比增速,与152.9%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并不算低,但这仍然是建立在去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低基数的前提下。

吃掉重庆啤酒利润的,除了销售费用与管理费用,还有上涨的原材料成本。上半年,重庆啤酒的营业成本费用高达55.12亿元,同比增长275.77%。仅上半年的营业成本就已经超过2020年之前每一年的营业成本。除因并购导致品牌增多,扩大了这部分成本,上半年包材等原材料等价格上涨也给重庆啤酒带来不小的经营压力。


03总结
凭借注入嘉士伯这一洋基因,重庆啤酒走出长时间的低迷期,开始脱胎换股的改变。大力发展高端品牌,成为了重庆啤酒实现快速增长的法宝,并在去年实现破百亿营收,一举超越燕京啤酒,跃居行业第四。但发展高端啤酒已经成为啤酒行业内的共识,凭借乌苏大单品出圈的重庆啤酒想必也被其他竞争者视为重点关注对象。日后,重庆啤酒在高端啤酒领域也会面临愈发激烈的竞争,销售推广费用依然会侵蚀掉较大部分的利润。

此外,从行业整体来看,近年来国内各大啤酒公司的营收增速基本为个位数,而百威亚太更是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营收增速为负两位数。可见,整个啤酒行业正陷入增长乏力的困境。而从中跑出来的大黑马重庆啤酒,更像是通过并购重组意外拥有了主角光环。

近年来新消费茶饮如奶茶、酒饮如低度数微醺酒等都或多或少在蚕食啤酒的市场份额,全国疫情的反复也让啤酒行业主要赖以为生的夜场渠道与往年相比增加了更多不确定的因素。重庆啤酒能否冲破整个啤酒行业增长下滑的宿命,还有待时间来考证。